当前位置: IT动力网 - 手机

怎么破?美技术专家称互联网被网络流氓占领

时间:2018年8月9日 17:42   来源:IT动力网    作者:王越    

怎么破?美技术专家称互联网被网络流氓占领

  网易科技讯3月30日消息,据《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报道,美国的技术专家们认为,网络流氓(troll)正占领互联网。人们究竟该如何击退网络流氓呢?

  波将金式互联网

  众所周知,网上充斥着各种网络流氓。跟世界的其它地方一样,互联网同样也是一个既神奇而又丑陋的地方。

  不过,最近感觉那些流氓的下限越来越低了,那些以制造混乱为乐的流氓焕发出了新的活力,或许正在占领网络上所有最可爱、最利他主义的空间。善恶之间正在上演激烈的争斗。皮尤研究中心和伊隆大学旗下想象网络中心联合出炉的最新报告称,技术专家们一致认为:那些流氓是获胜的那一方。

  研究人员就塑造人们线上与别人互动方式的力量问题调查了超过1500位技术专家和学者的看法。他们问道,“未来十年,网上公共讨论将会变得或多或少由捣蛋鬼、骚扰者、流氓以及恼怒、怀疑和厌恶的氛围来主导吗?”

  大多数的受访者(占81%)表示,他们估计未来十年网上讨论的氛围要么会跟现在差不多,要么会变得更加糟糕。

  市场研究公司Altimeter Group技术行业分析师苏珊·艾特林格(Susan Etlinger)指出,情况并不只是那样,必将冒出的一些保护人们免受网络流氓伤害的空间可能也会催生一种新型的“波将金式互联网”。(注:波特金指那些看上去崇高堂皇实际上却空洞无物的东西)

  “网络攻击、网络偷窃和网络流氓还将会存在,社交平台、安全专家、伦理学家等人则将商讨寻找最好的办法来在安全、隐私、言论自由和用户保护之间取得平衡。这方面将会有很多的公开讨论。”艾特林格向皮尤研究中心表示,“更令人担忧的一种潜在情况是,隐私和安全拥护者创造更加安全、更加平等的互联网的努力,将会迫使坏蛋们转向等更加隐秘的渠道。”

  Tor是一个可让人们在网上匿名浏览内容和沟通的软件——因此它会被那些想要隐藏自己的网络踪迹,避免被政府监控的人,那些想要进入黑暗网络,网络流氓,告密者等人所使用。

  “当然,这一切已经在发生,只不过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看到。”艾特林格如是说到线上隐藏渠道的使用,“最糟糕的结果是,我们最终会面临一种波将金式互联网,里面一切看上去都很明亮很阳光,但实际上隐藏了更加令人不安、没那么透明的现实。”

  问题难以解决

  令人难受的一个事实是,人们喜欢网络挑衅。在网上骚扰、缠扰和恐吓别人的时候,人们往往倾向于保持匿名状态——网络平台要设计系统来阻止他们的行为并不容易。原因有两个:正如皮尤所指出的,一方面,“网络讨论规模在不断地扩大,而且在加速变得日益复杂”;另一方面,科技公司似乎没什么动力去帮助人们解决这一问题。

  “通常来说,那些涉及仇恨、焦虑和愤怒的内容会推升平台的用户活跃度。”马里兰大学法学教授弗兰克·帕斯夸里(Frank Pasquale)在报告中指出,“不管是什么行为,只要能够帮助提升广告收入,那它们不仅仅会被平台允许,还会受到鼓励,当然除了部分极端恶劣的例子。”

  曾经奠定文明讨论基调的新闻机构如今的文化影响力不及往昔了。有线电视新闻(大量节目出现大吵大闹的场面)、广播节目等媒体形式变得更为流行,但它们显然与专业媒体过往更加文明的讨论标准背道而驰。鲜少新闻机构会管理其讨论区的讨论和引导人们文明讨论,这会让人们对什么言论才是可接受的感到困惑。当然,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成为了新的公共广场。

  “Facebook会调整它的算法来给人们提供一种优质内容——与他们高度相关的内容。”We Media创始人安德鲁·纳奇森(Andrew Nachison)向皮尤表示,“但那实质是提高用户内容生成数量的一种手段。我们回访查看Facebook上的内容的次数越多,他们赚到的钱越多……因此那些争吵会不断持续下去。”

  皮尤报告中传出了这一条响亮的信息:公共讨论的问题绝对不会不治而愈。Internet Initiative Japan研究员兰迪·布什(Randy Bush)向皮尤表示,“由于网络流氓的攻击,政府监控引发的寒蝉效应,内容审查等因素,互联网正变得越来越狭窄。”

  那些受访者很多都表示,我们正目睹“激烈争论和战略性操控”的出现,而且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这超越了可憎言论,或者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推文,又或者针对性的骚扰的范畴。相反,我们已经进入了“武器化的言论”作为二十一世纪战场的范畴。就像面对其它的战场时一样,人类将需要开发专门技术来应对眼前的这场争斗。

  网络挑衅背后

  研究人员已经在利用技术来开始理解他们要对抗的东西。本月早些时候,斯坦福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组成的一个团队撰文讲述了他们如何利用机器学习算法来预测一个人是否可能要开始在网上发表煽动性或者挑衅性的言论。通过使用那些算法来分析一个人的情绪和他们所处在的讨论语境,研究人员取得了80%的预测成功率。

  他们了解到,情绪不好时人们更容易去发出那些挑衅性的言论,这种行为在深更半夜最为频繁(早上相对没那么频繁)。研究人员发现,当一个话题的第一条评论是由网络挑衅者发出的,后续它引来更多的网络挑衅者的概率达到第一条评论由非网络挑衅者发出的讨论的两倍之多。除此之外,一个讨论中挑衅性评论越多,参与者在其它不相关的话题中开始发表挑衅性评论的可能性越高。

  “一个讨论中的一条挑衅性评论——或许出自一个早上醒来心情很不好的人——会导致其他参与谈论的人心情变糟,同时也会导致其它地方出现更多的挑衅性言论。”研究人员指出,“随着这种负性行为不断地流传,如果未加抑制的话,网络挑衅会变成各个社区的常态。”

  两大挑战

  利用技术手段去理解人们什么时候和为什么会进行网络挑衅非常重要,但很多人都认为考虑到该问题的严重性,它的解决需要技术性解决方案。不少受访者向皮尤表示,制止网络流氓并没有创造阻止匿名化的空间那么简单,因为那么做也会使得“政府和有支配地位的组织机构能够更加自由地使用监控工具来监视民众,抑制自由言论,以及影响社会舆论。”

  “最大的挑战之一将会是,在保护匿名性和约束长期以来被允许主导网上讨论的辱骂行为之间取得平衡。”《黑子:网络骚扰、辱骂和暴力》作者贝利·波兰德(Bailey Poland)向皮尤表示。使用假名或许是一个有用的方法——人们可以隐瞒他们的线上身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特定论坛上的行为可以透过骚扰控诉分析出来。机器也能够带来帮助:聊天机器人、过滤器和其它的算法工具能够给人工努力带来补充。但它们也将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当聊天机器人开始胡作非为——针对个人发出仇恨言论——我们要如何定义‘言论’呢?”Future Today Institute的CEO艾米·韦伯(Amy Webb)向皮尤指出,“现在,我们的法律体系还没有就必须要考虑聊天机器人的言论自由侵犯问题的未来进行规划。”

  另一个挑战在于,不管人们设计出什么解决方案来对抗网络流氓,网络流氓都会予以反击。就连那些乐观认为网络流氓是可战胜的,文明讨论将在网上盛行的人,也觉得未来存在太多的未知之数。

  “网络讨论相对于漫长的人类沟通史还是新生事物。”Ignite Social Media分析总监莱恩·斯威尼(Ryan Sweeney)在回复皮尤的调查时说道,“技术的进化超过了文明讨论的进化。后者最终将会赶上前者的。这是我的希望。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乐邦)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