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IT动力网 - 移动互联

2018创投关键词,或许一个"难"字就可以道尽

时间:2018-12-28   来源:IT动力网    作者:潇潇    

原创:辛夷

资本市场经历了2018年的风尘仆仆,再回看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免有一种仿如昨日的熟悉与感慨。如果只能给踩在“十年周期”节点上的2018年定一个关键词,或许一个“难”字就可以道尽。

“十年周期”到底是什么?按照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宋良静的总结,十年周期无非是经济周期、产业周期、资本周期和政策周期的叠加。

经济周期:大数据是2018年Q3中国GDP同比增幅降到了6.5%以及10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降到8.6%,小数据则是中国全国新车的销量下降了13%,一叶知秋。

产业周期:2018年9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相比过去一年增长不到5%,活跃用户数趋近饱和,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

资本周期:美股结束了十年的大牛市,纳斯达克指数在2018年8月29日登顶后回调,到目前为止已经下调23.64%。

2018创投关键词,或许一个难字就可以道尽

(12月24日平安夜,纳斯达克下挫报收6192.92点,堪称“血色圣诞”)

政策周期:文娱对领域限制游戏版号、教育领域限制幼儿园上市、金融领域的资管新规等都对一级市场构成了显著的影响。

好在,还有4天,2018年就过去了。

上市

“不是在敲钟,就是在去敲钟的路上”,最能体现这一景象的莫过于2018年7月12日,史无前例的8家公司扎堆港交所同时鸣钟,其中半数是互联网公司

据统计,仅2018年上半年就有101只新股登陆香港市场,同比增加49%。在各方努力下,今年港交所终于修改了过去一直坚持的“同股同权”的原则,首次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赴港上市,此举被业内认为是吸引小米、美团、艺龙同程等一大批互联网公司蜂拥而至的主要原因

2018创投关键词,或许一个难字就可以道尽

(9月20日,美团CEO王兴带队敲响港交所开市锣)

而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和纽交所,同样在2018年迎来了比以往更多的中国面孔。在诸如蔚来汽车、哔哩哔哩bilibili、拼多多等耳熟能详的细分领域互联网领军者的背后,有三度带领公司上市的连续创业者,也有让“慢公司”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二次元UP主,更有能在巨头环伺的丛林中杀出重围的商业鬼才。

与2004年由盛大、腾讯带领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波“上市潮”不同,选择2018年上市的中国互联网“第二梯队”似乎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在国内金融去杠杆、降负债的大背景下,一级市场闹起了钱荒,互联网公司也就不得不选择到二级市场吸金。加之对经济下行预期持续,以及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人口红利枯竭已成定局,通过上市的路径“备粮过冬”,也是这些互联网二代巨头们无比现实和赤裸的生存选择。

在如此稍显悲观的背景下,一切繁荣的喧嚣都有了冷静的解释。

从上市地点选择来看,上市流程的灵活迅捷是互联网公司的首选。据统计,截止2018年12月14日,已经上市的国内互联网企业有64家,其中登陆美国股市的27家,登陆港交所的有26家,而在大陆上市的仅11家。其中,赴美上市的流程无疑最友好,据悉,纳斯达克对企业的财务指标要求宽松,且在其主板上市最快只需要4个月。之于国内而言,港交所相较于国内A股市场机制更灵活,且对新兴科技企业的要求相对美股市场宽泛。

从上市公司的行业领域来看,以教育领域的上市数量最多数据显示,2018年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共涉及教育、互联网金融、文化娱乐、硬件、企业服务、电子商务、汽车交通、本地生活、工具软件和医疗健康十大类,互联网教育类企业一家独大,以11家已上市公司的体量位居各领域之首;而尚在排队上市的企业中,新东方在线和沪江教育均于11月前后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被戏称为“厨师学校上市”的新东方烹饪学校的经营方,也于12月6日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如此密集的教育企业上市,也掀起了教育领域继2010年环球雅思、学而思教育、学大教育等企业登陆美股之后的“第二波上市潮”。

值得注意的是,敲钟不久的教育股纷纷在8月教育部公示的《民办教育促进法(送审稿)》后一日之内集体下跌,11月,教育部办公厅等联合发布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也在政策层面进一步影响着教育企业的股价。

上市固然意味着企业自身的成就和对投资者的回报,但欢呼之余,2018年上市潮的低迷前景还是让整个资本市场不得不意识到,长久以来的过高估值已经透支了国内互联网企业增长潜力的事实,毕竟今年在港上市的新股中,已有72%的公司破发,诸如阅文集团、小米和美团都难逃这一劫。

“上市潮”和“破发潮”正在同步上演。

混战

社区团购

社区团购,这个和O2O看起来仿佛孪生兄弟的商业模式毫无预兆地在2018下半年红了起来,最典型的表现就是资本的疯狂追逐。2018年8月到12月,45亿资金流入这一战场,红杉资本、IDG资本、GGV纪源资本、愉悦资本、真格基金等知名VC悉数入局。

混战的另一个表现是对“团长”的争夺。社区拼团起源于2016年的长沙地区,由宝妈或者社区小店店主等作为微信团购群的团长,组织大家购物及取货。在这场颇具当年“千年大战”气势的混战里,邻邻壹、呆萝卜、你我您、十荟团、食享会、考拉精选、虫妈邻里团等一大堆新鲜的社区团购公司在短期内纷纷冒出。

作为攻城略地关键节点的“团长”成为各家争夺的焦点,“团长”争夺战在各个社区的微信群里悄然打响。随后巨头入局为“混战”升级发出信号,每日优鲜上线小程序“每日一淘一起拼”,正式进军社区拼团领域,页面显示其目前已经招募了近百位“团长”。

另一方面,鏖战之下,已有一批企业被淘汰出局。2018年11月,成都社区团购公司仙女果宣布停止社区团购业务;部分公司出现利润严重下滑的情况。

这并没有对投资者信心有所妨碍。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对媒体表示社区团购和现在落地一二线城市的拼团有本质不同,社区团购在二三线城市兴起,消费者的选择没有这么多,它的用户黏性和复购率相应也就高很多。

多位创业者表示,社区团购将会成为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未来这个领域会诞生自己的美团或京东,也有投资人希望在社区团购里寻找“下一个拼多多”。

网约车

2018年年初,大本营南京开战、上海试行零抽成,之后获得成都市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美团打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三座城市,订单增长迅猛。面对美团的步步紧逼,滴滴出行也出招反击,比如给用户送立减券等。

但对手层出不穷,携程专车在天津上线,高德地图也推出了顺风车业务,这不只让滴滴压力倍增,对收购摩拜、押注出行的美团来说,也是有苦难言。尤其是高德打出“公益”的旗号,更是直接占据了舆论情绪的最高点,其于2017年就搭建上线的易行平台,早早地就接入了滴滴快车、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曹操专车、ofo、摩拜单车和飞猪旅行等众多的出行服务商,可为用户提供十多种不同的出行方式。

2018创投关键词,或许一个难字就可以道尽

资料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

更要命的是,传统车企同样对这一市场虎视眈眈。上汽集团网约车业务在试运营一个月后,于12月18日正式推出了“享道出行”平台,进军网约车市场。此前,吉利、一汽、宝马、长城、众泰、戴姆勒等整车品牌已经纷纷布局网约车。

8月20日,长城汽车集团正式发布新能源汽车独立品牌欧拉ORA,并宣布推出旗下共享出行品牌“欧拉出行”,开展长短租、分时租赁和网约车业务。12月14日,宝马网约车业务在成都上线,第一批共上线了200辆配备专职司机的宝马5系商务轿车。

传统汽车厂商不但有先天的车辆优势,品牌加成效应也不容小觑,他们的加入使“混战”不断升级,加之龙头滴滴进入整改期,2018可以说是整车企业入局的好时机,可以预见2019竞争将更为激烈。

鏖战未停,下一个拐点即将到来。按照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联合要求,2018年12月31日前各平台将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并基本实现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这个行业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各路玩家都亟需拿出有效的应对措施。

风口的缺失使得任何一个看上去尚有些许性感的赛道都胶着着大批的目光,除社区团购和网约车外,即时配送的各类选手、咖啡饮品的新老玩家等也都打得不亦乐乎,无人货架也经历了风云四起的终场挣扎……但混乱不是常态,烧钱终有截止,2019真正的挑战即将到来。

爆雷

经历过2015年P2P泡沫破裂的人,或许不会再对“爆雷”大惊小怪。但是,2018年P2P、长租租赁以及债市的大规模集体爆雷,还是很难不让人印象深刻。

长租公寓算是2018年爆雷全家桶里的新面孔。8月中旬,时任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辉的辞职风波,将公众的注意力引向长租公寓。

8月17日,胡景辉在电话会议中炮轰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20%-40%的价格争抢房源违背市场规律,并在次日宣布辞职。19日,风暴中心的胡景晖再次公开表达了自己对近期房租市场暴涨的观点――“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一语成谶,8月20日,杭州长租公寓品牌“鼎寓”应声爆雷。

截止2018年10月,已有好租好住、爱家爱公寓、长沙优租客、恺信亚洲、鼎家等五家分散式长租公寓由于资金链断裂带来的运营危机而爆雷

不久后,寓见公寓爆仓做实,这家背靠“小米系”顺为资本的老牌长租公寓结束了四年的运营生涯,惨淡收场。

不过,最扎眼的还是P2P。据第三方机构统计显示,截止今年11月,全国2018年转型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合计高达1119家,该数值创下自2015年以来的最高峰。

2018创投关键词,或许一个难字就可以道尽

其中,以帮友贷、板凳理财等为代表的已经宣告停业的P2P平台共计383家,占比高达34.23%。根据公告,此类平台的停业原因多为自身经营不善,部分已因存量资金过小而被当地金融办主动“劝退”。但因为多数平台尚未对投资者清偿完毕,停业也难“善终”。

此外,出现“提现困难”的P2P平台合计223家,占比近20%。因为“困难”原因暂且不明,该类平台也多被视作“准暴雷”平台。以“她金控”为例,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其为科创巾帼(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互金理财平台,截止目前,科创巾帼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根据某接近她金控的人士透露,公司早在2017年年中就已经出现大面积逾期,而平台负责人薛某在执掌平台期间疑似挪用投资人资金,现已被抓捕归案

真正引起舆论轰动的是深陷重大刑事案件的P2P平台,也是投资者普遍俗称的“爆雷”平台。

4月,善林金融实控人周伯云自首,涉案金额600余亿元。6月,“高返平台中的战斗鸡”唐小僧传雷,累及注册用户数1000万,交易额超750亿元。7月第一声“惊雷”――“春晓系”的牛板金,平台累计交易规模约390亿元,用户规模约82万人。同月,与P2P行业最大的第三方平台网贷之家一源同宗的“投之家”爆雷,这家“最不可能倒闭的P2P平台”最终在超过202万元的逾期中轰然倒塌。

据统计,此类“经侦介入”的平台数量为194家,占比17.37%。仅在6月1日至7月12日的42天内,全国就有108家P2P平台集中爆雷,相当于每天都有2.6家踩雷,堪称P2P行业的至暗时刻。

根据某国资系P2P平台内部报告显示,目前网贷平台进入恶性循环态势,部分不法平台曝光,市场传递恐慌情绪,更多投资人要求提前兑付或是转让权益,平台更加难以周转,风险叠加,问题复杂。

事实上,P2P泡沫的破灭从2015年已经开始。当年,号称世界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以“为国收储”为名,用各种手法吸金,最终资金链断裂,20多个省份的22万投资者受害,430亿元资金难以讨回;年底,曾雄霸央视黄金时段的“e租宝”带着非法吸收公众资金将近800亿元的罪恶谢幕,并直接引发了P2P行业的第一次全国性的大整顿。

如今,P2P的问题平台已经超过正常运营的平台数一倍有余,行业的惨烈洗牌却并未终止。

区块链

再不上车就晚了”,今年的区块链曾被行业赋予产业落地元年的寄望,资本、项目、媒体一拥而上,将区块链推上几无风口的2018年里难得的高地,却也由此落入高开低走的命运曲线。

2月11日,前360游戏主要负责人玉红创立了“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

相关内容